<form id="n1ltd"></form>

    <address id="n1ltd"></address>
    <address id="n1ltd"></address>
    <address id="n1ltd"></address>

      <address id="n1ltd"></address>

      <address id="n1ltd"></address>
      <address id="n1ltd"></address>

          <form id="n1ltd"></form>
          <sub id="n1ltd"></sub>
          當前位置:首頁 >> 要聞導讀 >> 本市要聞 >> 正文

          本市要聞

          劍指5000億元!江西贛州憑什么打造全球家居制造之都?

          文章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發布者:贛州黨務公開網 發布時間:2022年01月05日 09:23:56字體大小:【
             在2021年11月23日的江西省第十五次黨代會上,江西省委書記易煉紅明確,要推動贛州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家居制造之都。

            江西省委副書記、贛州市委書記吳忠瓊強調,要推動現代家居產業向智能化、品牌化、多元化和個性化定制轉型,促進家具、家電、家裝融合發展,打造世界級家居制造之都和家居集散地。

            近年來,南康家具不斷刷新市場的認知。通過搶抓江西省現代家具產業鏈鏈長制機遇,構建“一網五中心”,南康家具產業集群產值逆勢上揚,突破2000億元,電商交易額突破600億元;擁有了第一家主板上市的本土企業——匯森家居;引進世界500強制造業企業格力電器、頂尖家具上市企業美克家居、家居銷售渠道巨頭居然之家、月星集團等頭部企業……

            中國家具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屠祺評價:“近年來,南康家具乘著蘇區振興的東風,堅定不移推進產業轉型升級,成為全國最大的家具生產制造基地,在現今中國家具產業發展版圖上有著‘執牛耳者’的地位。”

            贛州市南康區委書記何善錦提出,“十四五”期間,南康要成為江西構建全國新發展格局重要戰略支點的核心支撐,南康將推動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全面提升南康家具的生產效率、產品品質和品牌價值,加速向5000億產業集群邁進。

            贛州是江西經濟的增長極,而南康家居產業在贛州乃至江西的經濟版圖中已經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而其“無中生有”,一路快速崛起,就像種子播撒向更多的產業、更廣的地域。

            秘訣在哪里?

            “我們政府和南康城市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南康城發”)做的是整個產業鏈上的補位工作。”南康區區長李贛興說,南康家具產業的發展并沒有什么秘訣,從理論上來講,實際上就是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

            梳理南康家具產業的發展歷程,不難發現,在幾個城市、產業發展的關鍵節點上,南康城發是其支點,撬動了南康家具產業的發展。

            


            從市場的“無中生有”到政府引導的“脫胎換骨”

            南康家具產業是“無中生有”,以前,這里并不生產家具,羅霄山脈的窮山溝里倒是盛產木匠,改革開放之初一度出現“10萬木匠下廣東”的說法。由此生根發芽,賺了錢的木匠們回到家鄉之后,辦起了家具廠。

            1999年,費孝通老先生在南康調研時,送了南康家具16個字“無中生有、有中生特、特在其人、人聯四方”。

            然而,經過10余年純市場的肆意生長,隨著家具企業數量不斷擴張,土地、木材、人才等資源要素及環境保護方面的壓力與日俱增,原來以拼價格、拼數量搶占市場的發展模式已不可持續。

            單純依靠市場的自發力量,南康家具極有可能像當地之前“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的其他產業一樣,曇花一現。

            南康家具產業要從“小、散、亂”轉型升級,就必須走上綠色化、標準化發展的道路。南康決定適時地發揮政府的引導作用,推動家具產業轉型升級,而其抓手之一就是南康城發。

            2011年,南康城發正式成立,圍繞“建設現代城市,發展地方產業,改善居民生活”三大方面,全面布局。

            南康城發董事長吳云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我們就是為推動南康家具產業而生的”,南康城發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為家具產業興建標準廠房。

            “當時,南康很多家具廠在沒有任何規劃的條件下,在自家門口搭個廠,或者租到林地、耕地就開始干,違法偷辦、違法用地非常多,偷稅漏稅嚴重,給當地帶來很大的環保壓力、安全生產壓力和管理壓力。”吳云說。

            建廠房本是各企業自主決策的市場行為,可是,為什么各家具廠不自建標準廠房?

            有家具企業主說,不是不想,而是算不過賬來。如果不投標準廠房,雖然污染大、安全隱患高,但只要稍微用心經營,還是能有不錯的收益。如果自建標準廠房,不論是貸款還是用自有資金,投資規模太大,財務成本太高,很可能“死路一條”。

            吳云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算了一筆賬,企業自己投一間10000平米的標準廠房,需要2000萬元,如果是貸款,算10個點利息,企業每年要多還200萬元;如果動用自有資金,那就是用維持家具廠正常運轉的資金去建廠房,大量流動資金被占用,風險飆升,搞不好,廠房沒建好企業就倒了。

            而倘若標準廠房由南康城發來建設,企業只需要每年給一定租金,就能使用標準廠房,還能享受家具企業聚集帶來的配套福利。

            建設標準廠房的擔子壓在了南康城發肩上。不過,大規模建設標準廠房,打造家具產業集聚區,大量資金如何籌集?

            為推進標準廠房一、二期建設,滿足家具企業入園入駐的迫切需求,南康城發堅持政府引導、市場運作,采取了多種模式共同推進標準廠房建設。

            為破解標準廠房建設周期長的問題,讓企業盡早入駐,南康城發自籌資金,采取“勞務分包、主材采購”的自建自用方式,僅用一年半時間快速建成了家具集聚區一期220萬平方米標準廠房。

            


            不過,自建自用模式并不能滿足龐大的標準廠房建設需求。

            “家具集聚區一期建成后,雖然時間短、見效快,但也面臨項目管理難、融資難等問題,自建自用模式難以為繼。”吳云說,當時,與經驗豐富、資金雄厚的央企合作是最佳模式。

            彼時,南康城發與中化建集團合資成立項目公司(南康城發占股15%、中化建占股85%),注冊資金18億元,雙方按出資比例一次性實繳到位,建設家具集聚區二期400萬平方米標準廠房。

            同時,借助贛州市發展投資集團(下稱“贛州發投集團”)3A級平臺融資優勢,南康城發與贛州發投集團合資成立項目公司,贛州發投集團主導融資,實行同股同權,合作共建電子信息產業園三期57萬平方米標準廠房。

            這種轉變給企業帶來的好處顯而易見。一位已入駐的企業主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現在外商來考察,我們只需要帶他們參觀兩個地方:標準廠房和贛州港,其他的不用再多說,這個單子肯定成。”

            經此一役,南康家具產業脫胎換骨。何善錦總結說,南康創新實踐“轉企升規、股改上市”轉型升級路徑,推動家具企業由“低小散亂”向標準化、規范化、綠色化發展,1015家家具企業達到規上標準。在全國家具行業中,南康家具實現從參與跟跑、到提速并跑、再到趕超領跑的跨越,成為中國實木之都、家具之都、家居之都。

            中國家具銷售商聯合會秘書長郭新文認為,南康家具從小作坊到規?;?、智能化生產,從單件產品到系列產品,從低附加值到高附加值、高品質、高顏值,從內銷到內銷出口并重,只用了短短十幾年的時間,特別是近5年的發展變化巨大,備受全國各地經銷商的關注和認可。

            


            “一網五中心”,將分散的家具廠整合為高效的巨無霸企業

            邁出標準化、規?;@關鍵一步的南康,沒有止步于此,其勃勃雄心是要打造集加工制造、銷售流通、專業配套、家具基地等為一體的產業集群,成為全國產業鏈條最完整、產業分工最細致的產業集群。

            在這一過程中,政府的產業引導作用更加凸顯,在不少產業鏈關鍵環節扮演無可替代的角色。

            總規模超2000億元的南康家具產業對備料的需求非常大。2020年,南康備料的用量是1000萬方,其中橡膠木占到了50%,就是500萬方,意味著2020年世界上70%的橡膠木都在南康消耗,這也是南康叫“實木之都”的由來。

            然而,備料并不是一門賺錢的生意,各企業分散來做無疑意味著更高的成本與更低的效率。

            多地深入調研與多次論證之后,南康城發籌建共享備料中心,直接為南康實木家具制造企業提供優質備料,降低企業備料成本,縮短實木家具生產周期,進而提升南康家具整體品質,實現南康家具備料生產環節的成果共享。

            2020年,南康城發在龍回家具集聚區建成并運營現如今亞洲家具行業最大的單體備料工廠。

            “即便如此,我們的年產量也只有5萬方。”來到南康智能備料中心,南康城發下屬家具產業智能制造有限責任公司曾爍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5萬方什么概念?“我們每個月不要的木屑,都能賣五六十萬元。”曾爍說,南康城發開始緊鑼密鼓的將智能備料中心的模式復制到其他家具產業聚集區。

            據測算,智能共享備料中心的推廣使南康家具產業鏈的生產效率提高50%,物流周轉速度提高35%,企業資金占用減少50%,生產成本降低15%。

            智能共享備料中心,只是南康“一網五中心”大計劃(一網指家居產業智聯網,五中心分別指銷售物流中心、創新設計中心、智能制造中心、國際木材交易中心和金融服務中心)的一個支點。

            


            2020年,南康家具產業智聯網平臺列入國家科技重大專項。

            “當我們的‘中樞大腦’收到一筆家具訂單需求,它能夠根據家具廠的產能,智能化地將需求分配到各個企業,為南康家具產業實現從銷售端需求訂單到研發設計、原材料加工、物流整個產業鏈的數字化轉型。”中國(南康)家居產業智聯網總經理唐為說,它根據企業生產資質、生產產品的不同,讓幾個工廠協作生產,到最后再進行統一組裝。這相當于將南康分散的各工廠整合成一個巨無霸企業,形成一個線上線下、虛實結合的“數字大腦+實體工廠+共享化”的制造工廠集群。

            中國林產工業協會秘書長石峰評價,南康家具借助5G、大數據、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整合原材料、研發設計、智能智造等各類資源要素,大力發展“數字家具”“定制家具”“智能家具”等新業態新模式,順應了中國家具產業發展的新趨勢。

            2020年10月15日,易煉紅在共享智能備料中心和產業智聯網調研時指出,家具產業智聯網是推動整個南康家具生產轉型升級的一個公共服務平臺,對所有的生產企業降低成本、提升質量具有很好的促進作用,在全國的家具產業來說是獨一無二的,必將給整個家具行業帶來革命性變革,不僅將助推南康家具轉型升級,還將助推全國乃至全球家具產業轉型升級。

            


            從“南康制造”向“南康智造”跨越發展

            對于南康家具的未來發展,易煉紅親自支招——南康要深入實施產業基礎再造工程,充分利用5G、區塊鏈等現代技術,整合各類資源要素,切實提高生產效率,著力提高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推動“南康家具”向“南康家居”,“南康制造”向“南康智造”跨越發展。

            在何善錦看來,南康要以更高的視野、更高的起點、更高的標準推動產業由中低端向中高端邁進,引領家具產業高質量發展。起飛點就是建成南康家居小鎮,徹底改變南康作為內陸城市缺乏研發、設計、品牌、銷售等高端要素、高端人才的狀況,成為聚集全產業鏈高端要素的重要平臺。

            南康家居小鎮PPP項目,是落實《國務院關于支持贛南等原中央蘇區振興發展的若干意見》的重要項目,是南康區政府為推動千億家具產業集群由“制造”向“智造”、“家具”向“家居”、“木材買全球”向“家具賣全球”轉型升級,進而打造世界家居集散地和現代家居城的力作。

            南康家居小鎮規劃建設5平方公里,核心區2平方公里,其設計整合了清華大學、廈門大學、中科院等10多所一流科研院校設計單位的優質資源。南康家居小鎮本身就是設計杰作,獲得2020-2021年度中國建設工程魯班獎這一中國建筑行業工程質量的最高榮譽。

            筑巢引鳳。目前,南康家居小鎮已引進100多家一流設計機構和2000多名設計師,年設計原創產品近萬件,設計成果轉換產生銷售額超300億元。

            月星集團董事局主席丁佐宏認為,南康家具在創新設計方面正快速發展,迎頭趕上。居然之家總裁王寧也表示,這幾年來,南康家具漸漸有了自己的設計與品牌。

            南康已推動打造家居小鎮成為國家級工業(家具)設計中心。

            


            吳云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已建成的家居小鎮一期項目已經成為南康產業發展的重大功能平臺。而作為南康城發打造的家居小鎮二期重點項目泛家居生態體驗館,將依托區域利好政策,打造“城市產業客廳+優質品牌”聚集地。

            該項目建筑面積4.46萬平方米,是一個綜合性展示和銷售平臺,通過對主流戶型及家裝效果進行全景還原,使消費者在“一屋一景”的氛圍中體驗實景效果,為用戶提供一站式全屋整裝解決方案,同時全面助力南康家具產業由單核發展模式向“家具+家電+家裝”三核發展模式邁進。

            “泛家居體驗館完全由南康城發自建自營,而我們通過與珠海大橫琴集團旗下唯一上市地產子公司世聯行合作,將大大打開銷售渠道。”南康城發下屬貿易公司副總經理施佳瑜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這實際上是讓南康家具背靠房地產的一種模式,通過合作,世聯行所服務的200多家城市、1000余億銷售總量的房地產資源,將全部對南康家具企業開放。

            吳云表示,泛家居體驗館建立在南康家居小鎮的基礎上,嘗試以政府為平臺,逐步將南康所有企業及廠家拓展成為項目供應鏈,進一步提升產品本身及銷售相關體驗,從而“三核一體”地提高體驗館品牌聚合能力和自我造血功能,實現國有化資產增值。

            在家居小鎮的創新引領下,“南康家具”成為全國首個以地名命名的縣級工業集體商標,200家本土企業加入品牌聯盟,品牌價值超100億元,居全國家具產業帶之首。

            


            美克家居落戶、匯森上市,龍頭齊聚南康,向資本市場進發

            2020年12月29日,南康家居小鎮,匯森家居國際集團有限公司港股上市儀式正式舉行,匯森家居成為江西省第一家上市的本土家具企業。

            上市儀式上,何善錦說,匯森家居鳴鑼上市標志著南康家具產業發展從此邁入了上市發展、遨游資本市場的新階段,必將引領帶動南康近萬家市場主體規范化、標準化發展。

            匯森家居得以成功上市,南康城發是重要推手。

            企業上了規模以后,一定要實現規范化發展,股份制改造甚至上市、變成規范、透明的上市公司能得到市場更多的信任,能走得更遠,這一點是南康城發著力推動匯森家居上市的重要原因,南康城發也成為了匯森家居的基石投資者。

            匯森家居上市的鐘聲就像一首奮進曲,驚醒了眾多的南康家具龍頭企業。他們紛紛躍躍欲試,而南康城發也希望在這一過程中實現自身向價值投資型企業的轉型。

            吳云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經過10年的發展,南康城發較好地發揮了融資平臺、建設平臺的功能,未來,南康城發要實現高質量發展,關鍵在于抓住資本市場這一聯結科技創新和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樞紐,才能不斷做實、做強、做好。

            本土龍頭上市的同時,引入外部巨頭更是重頭戲。

            


            2020年,贛州發投集團與南康城發作為戰略投資者收購我國家具龍頭企業美克家居(600337.SH)10.85%的股份,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美克家居注冊地遷址南康,成為南康第一家主板上市公司。同時,美克家居在南康區投資建設“美克數創智造園區”。

            據介紹,贛州一方面是出于對上市公司發展戰略的認同,看好公司未來發展和長期投資價值;另一方面則是希望借助戰略合作,充分利用美克家居的全渠道能力,將南康區由產業資源型地區轉變為品牌經濟型地區。

            美克家居則如此講述其投資邏輯,充分利用南康區家居產業基礎、綜合交通樞紐優勢以及優質的家具產業環境與低成本的制造資源,重新規劃供應鏈布局,降低生產成本、物流成本、供應鏈總成本,提升數字化智能制造能力和競爭優勢,打造國內第二個供應基地。

            不光是美克家居,2020年,月星集團也投資南康,總投資金額47億元,紅星美凱龍、居然之家、大自然家居等頂尖家具、家裝制造企業亦不斷加大在南康的投資規模,深化在南康的產業布局。

            這些行業龍頭紛紛落戶南康,又直接吸引了全國前20強一線家具品牌和多種國際知名品牌入駐南康。

            2021年1至11月,南康區已簽約重大招商項目93個,投資總額達907億元,廣州家和家具和深圳市左右家私等大型企業競相入駐。

            目前,南康城發已與中國化學工程集團、中國鐵建投資集團、珠海大橫琴集團、格力電器、中國藍城等多家央企、國企、大企合作,共同拓展智能制造、數字經濟、大健康、新能源、產城一體、文旅住宅綜合開發等新領域。

            其中,中國化學江西公司落戶南康,與南康城發組成混改公司,實現戰略合作,是央企實體公司落在地方的真實樣板。

            何善錦表示,今后,南康將移植家具產業成功經驗,重點引入新能源新材料、航空航天、新一代電子信息等新興產業,朝著打造江西省開放型、創新型經濟集聚區的目標邁進。到“十四五”末,南康科技創新活力和動力全面激發,成為全國矚目的改革熱土、創新沃土。(記者 李永華)

            [責任編輯:廖銳]
          爱游戏体育·官方入口_爱游戏综合网页版-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